“网上职工书屋”

世界这么丰富,为何仍偏爱读书?

    好友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她10岁儿子趴床上目不转睛读三国的照片,这么小就看“大部头”,自然引来诸多惊叹。看那孩子全神贯注的劲儿,分明是偏得了好宝贝一样!在当今孩子们都被逼迫上辅导班、做练习题的全民运动中,这种自愿自发的读书场景也实为稀罕。
  曾在经常转悠的微信群里发起提问:“亲们,最近在读什么书?”平时热闹的群里哑然失声,搞得我这孤单的提问者暗自揣测:这个问题,矫情么?
   憋了半天,有人懒洋洋的搭话——
  “一天工作够累了,哪还有时间板着脸看书?玩会极品飞车还不错!”
   “我逛书店就一个目的,给孩子选辅导书!”
   “我家只有三本书,都是《职称英语》!”
  得,这话题在群里接不上地气儿。
  年轻时,不这样啊。课堂上,曾经在老师的眼皮底下,冒死看金庸;在宿舍熄灯后,打着手电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读《简爱》;晚自习,全班传看一本汪国真诗抄。那时候,书和生命纠缠在一起,没她,就像菜里少了盐,日子没法过。
  而现在,手机上,互联网上,繁冗的信息充斥眼球。特别是自媒体时代,微博、微信的持续推送,加之各种光怪陆离,真真假假的新闻事件、娱乐八卦,被迅速复制传播,好玩的东西太多了!我们时时刻刻捧着手机,守着电脑,热情地参与着、互动着……就这样,曾经凝重、严谨,令人废寝忘食的,深沉的阅读在渐行渐远。书,就在那里,心里的荒草早已长的老高。
  其实,都是从小读书读过来的,没人会真的排斥读书,关键是有没有能引人入胜、让人爱不释手的好书。你瞧那五花八门的图书市场,扭捏晦涩的,东拼西凑的,水分越来越多,经典越来越少,没有足够的魅力可以把人们从手机、电脑上拽回来。至少,拥有多种渠道获知信息的小青年儿们对图书不屑一顾:世界这么大,为啥偏要只爱你?
  但,也总有那么一小撮儿痴情种,一如既往地沉浸在深度阅读中自娱自乐。这样的人,不用劝说,无需教化,他们躲进那些“大部头”里,远离浮躁和喧嚣,穿越时空,感受另一个私人世界的无常与有情,在每一个畅快淋漓阅读的深夜,独自体会着各种悲欢、沉思和怅惘。对此,他们情有独钟:世界这么大,就是偏爱你!
  阅读本来就是一件私人的事儿。面对庞杂的干扰,要做到不随波逐流,勇于掌控阅读的权利,成为自己的主人。那就不妨与安逸做一些挣扎,对懒惰做一些抵制,让自己不太随性,对“轻飘飘”的阅读学会说不,从而找到真正能降服心灵的,属于自己的那盘“菜”。然后,自会心甘情愿把别人刷手机、玩微信的时间都沉醉在这里,听从心的指引,朝向致高致远处进发。
  当我们享受着持卷在手,如获至宝的幸福,人生会变得厚重而有质感。这种感觉,任何东西都无以替代。